top of page
  • Vivian Chen

CSM 交換日記 (3) - The White Show


談到 CSM 學生的作品,一定會談到 White Show。 同時,對於其他藝術學校的學生來說,也同樣是值得關注的一場秀。這便也是許多人決定交換一學期去 CSM 的原因,為的就是能夠也參與這只能在社群網站上觀賞的夢幻經驗。

當然,實際做起來,碰到了許多從沒預期的狀況,也多了許多能一氣呵成的阻礙。但最令人預想不到的,是有興參與、及展現自己的作品在 British Fashion Awards 中。


 

White Show 如其名為一場全白的時裝秀,為 CSM 給 BA First Year 的學生在上完一學期的期末(12月),展現自己第一套實作衣服的秀。每一位學生能做一套look,除了大部分布料只能是用 CSM 所提供的白色布料(麂皮和棉)以外,毫無限制。


而 white show 之所以引人注目就在於,無論這場秀已經辦了多久,CSM的學生總是跳脫框架去思考,創造出大眾想像不到的全白造型。


而展現每個學生作品的模特兒,同樣也是由作品創作者本人自己去找,可以是業界的模特兒,也當然可以是CSM或是任何倫敦學校的學生。而模特兒,可以是一位、兩位、甚至是三位。White Show 指定的是一套look,但這套look可以是大家印象中的一位模特,但他也可以是由兩位模特穿一套連接著的衣服。也或許,他可以是一套需要由兩三個模特兒穿著、手牽著手,展現的造型。而這些所有的想像空間,都由給設計師,也就是學生來決定

然而,在交換到倫敦之前,只聽聞歷年去交換過的學姊們說有製作white show,以及一整學期交換期間只需要做這套衣服。殊不知,就算只需要做這一套衣服,我們得到製作的時間,是非常緊迫的。


短短一週縫紉課、一週打版課(這兩週也同時為設計的時間)、以及不到兩週的製作,再加上如 前一篇提到的 學校時程阻礙,使得製作white show衣服的過程壓力也不小。


 

題材發想


雖然要製作什麼樣的造型的決定全權交給學生,但為了提供給學生一些靈感做開頭,提供了三個主題給學生們做選擇去發想。而三個主題分別為:

  1. 愛人 (Lovers)

  2. Borders

  3. …我真的忘了....

而在發下主題後,接下來兩週的時間,除了上縫紉及打版外,其餘的時間就是給學生製作視覺發想及設計衣服。與之前其他設計項目不同,因為只有兩週,視覺發想的階段會比以往少得很多。只要找到一個關鍵的設計題材,就盡快開始去打版。


 

縫紉課 (1週)


這邊為令我驚訝的兩週。在parsons大二上了整整一年的縫紉課,仍然有許多在不足的地方。然而,CSM卻野心很大的決定只花一週的時間教學生縫紉技巧。

然而,只有一週的時間,從頭開始學,到底能學到什麼,我是保持著懷疑的態度的。從使用工業車機、穿線、縫直線、收邊、口袋、領子、拉鍊等等,許多在parsons花了一學期時間才徹底教完的教材,一週就全部示範完了。

由於對於基本縫紉已經熟練,所以跟著示範時,是毫無問題的。但是對於第一次真正開始縫衣服的學生們,按照示範的時候是有概念的,但這些知識是否有真正被吸收,過一兩星期就能看出,除了直線弧線以外,還是需要找縫紉師及老師求救幫忙。


 

打版課 (1週)



對於交換學生們,基本縫紉及打版課仍然還是過於簡單了,於是都陸陸續續默默和老師打聲招呼後,便去做題材發想及設計的部分。


但即使縫紉已經熟悉,對於打版,還是會好奇不同學校是否有不一樣的教法。於是,還是決定去乖乖上課。

畢竟,比起縫紉,打版我還是比較不熟悉的。

而這也是我非常慶幸的決定,雖然仍然是教原型版及基礎變化,但也算是給自己複習了一些可能會忘掉的地方。為了提供學生方便,提供了紙板及原型版,讓學生在製作white show 的過程中,可以有些基本版型去做修改。


而這些原型版,至今拯救了我疫情之中沒有人台情況下的打版過程。


和縫紉課感覺相同,大二花了一學期學期襯衫、裙子和洋裝的打版和立裁,以及一學期學內襯、外套及褲子。然而,這花了一整年吸收的知識,卻要學生在一週內去學習吸收(雖然他們下個學期有重新學襯衫的課程),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再次對CSM的學生表示佩服...


 

設計評論


為了分配更多的時間在每位學生上面,班上被分成了兩個組,一個組合被分配到一個教授。這兩位的個性及對於服裝的喜好也非常不同。一個叫做Sue,喜歡極簡的東西,在一套look裡只喜歡一個關鍵的亮點就行。同時,Sue也是之前參與我們所有項目的教授,也同時教男裝的white show。而另一個教授為Stephanie,除了暑假作業評比以外,是第一次見到他,大多數是教Year 2及Year 3 的學生。和Sue相反,Stephanie喜歡較於浮誇的東西,名符其實的 “maximalist”,經常穿著川久保玲的衣服在學校走動。

進行的兩次的評論,一次集中在設計的想法以及視覺發想的可能性。而另一個,是看所有設計稿並讓教授選出要製作的一套。


由於white show 畢竟是受到許多業界人士關注的一場秀,教授仍然希望再開始製作之前大致了解衣服要做的方向。

從無到有短短兩個禮拜的時間,哪有人能生出教授所滿意的設計?



從這開始,便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,也是很大的學習。在還沒有確切的設計圖,只有一個大致的想法下,直接去打版、打樣、實作,在直接去做改變,對我來說,這種製作衣服的過程是非常可怕的,也從沒想像過未經歷這種過程。

然而,班上大部分的人,都是這樣製作出來的。與其拿衣服製作僅有的兩週時間,在圖書館擠壞腦袋的生出了幾十張、幾百張的圖(也不見得會有教授喜歡的),還不如開始把想法打版、打樣出來,在教授經過時,直接實體給他看,收到實際的反饋。


notes:

個人在這邊也成長了不少。


以往因為學校教授的評論太過平淡(可能是怕學生玻璃心,比較有所保留),於是經常私下找教授請他給真實評論。而這些真實評論通常是給學生許多想像空間,是以建議一些大方向及概念,也讓我收穫良多。

這也讓我偶爾有了太過於仰賴教授回饋的壞習慣。


而在前面幾個設計作業熟悉Sue的風格後,white project 為了盡可能受到 Sue 的青睞,盡可能的在自己喜歡的設計中,有意的做一些Sue會喜歡的風格。殊不知,卻被分配到 Stephanie 的組別去。

於是,可想而知,在評論的過程中,設計圖一張張被打槍,全部砍掉重練。

後來,又繼續了過於仰賴教授的壞習慣,在邊設計邊打樣的過程中,明明有自己更喜歡的方式,卻因為受到了教授的批評,也不符合Stephanie的個人喜好,自己又再一次砍掉重練,製作成了教授喜歡的樣子。的確,最終成果也並不難看,也收到了在CSM裡算是非常好的成績,B-。相反的,看到許多沒有收到太好的回饋的同學,反而受到了許多媒體及學生之間的青睞,也做出了自己能引以為傲的作品,其實我是非常羨慕的。


畢竟最後,作品還是自己的。讓我再做一次,我希望無視教授的回饋,無論成績為何,做出自己喜歡的衣服。


 

製作過程


在課程結束後,無論教授是否通過學生的設計,都直接進入製作的階段。

第一週,為胚布打樣及製版。而在樣衣大致做完時,第二週則會發指定的贊助商提供布料,製作秀服。

這也開始我和室友們早出晚歸、沒日沒夜的趕工了。



前一篇所提到的(點這裡看)一樣,除了得配合著早上9點到下午5點斷電的時間,工作室的機器是先搶先贏的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有機器可以使用的。因此,去工作室搶機器便成了每天早上起床去學校的第一項任務。

從這裡,就可以看出是否有吸取前兩週課程的教材。對於仍然不熟練打版及縫紉的學生來說,在這裡自立自行製作衣服是非常辛苦的。除了向打版教授(以下統稱 Madalena) 求助幫忙以外,我和另一個交換學生雖然對打版也不是完全上手,偶爾也成為了給建議及幫忙的打版小助手。

而輔助的技術師會在第二週製作秀服時,開始輔助學生。

每天早上9點,只要技術師把需要幫忙的申請名單放到桌上,全班十幾名學生便會湧上去搶名額。畢竟,短短一週課程之後,又有誰能學會如何去縫出CSM風格的天馬行空設計?


notes:

技術師的到來也多了些好笑的畫面。

在fdm教室中間為Madalena的桌子,而兩邊為不同學生的製作空間。

我與室友 (同為Parsons交換生)、一位南京小妹妹、一位西安小妹妹、及一個韓國小姐姐坐在工作空間尾端的桌子。


在第二週時,所有在第一週沒來工作室做衣服的學生全部都來請技術師求助了。每天早上,就會看到許多英國及其他外國學生衝上前,搶著讓技術師幫忙。

而我們這桌也許是亞洲人不習慣麻煩別人,又或許是本身性格如此,都默默的在角落製作衣服。一方面,我與室友兩人嫌等技術師來麻煩。而另一方面,也覺得我們自己在製作上沒問題的人還要搶別人的時間,好像有點沒道理。




然而,不知道是受夠同一個學生不停的求助,還是比較喜歡比較懂打版的學生,後面幾天,Madalena默默的走到我們這桌,不斷的問我們:

有哪裡需要我幫忙嗎?
你們確定沒有我可以幫你們的地方嗎?
不要一直自己做,需要幫忙跟我講,我真的可以幫你們。
我知道也相信你們可以做,但我在這可以幫你們呦。

(大概是我在CSM最愛的老師沒有之一了)


 

最終評論


在每天早出晚歸的生活持續了兩週後(其實每天還是睡好睡滿,只是一開始在csm睡太多了,突然過這種生活不太習慣),終於到了最終 critique。也算是在 white show 及 British Fashion Awards 前,最後一次得到可以改進的建議,無論是衣服本身還是搭配衣服的配飾。


其實在這時,身體已經搞得精疲力竭。很多收邊其實還沒來得及做,但看到其他同學對於收邊及內裏等概念完全不了解時,懶惰的我決定放下剩下的收邊工作,好好睡覺!


和其他以往的評論一樣,每個人5-10分鐘的時間發表設計理念、視覺發想、及最後成果,再來才是教授發言想法。


為了保持效率,上台的順序提前表,以便當天在發表之前,提供學生去燙衣服,以及讓模特試穿的時間。

或許是因為按照了教授的偏好去做很多設計上的決定,除了視覺發展的過程不夠多以及設計稿人體的比例過於拉長以外,教授沒有太大的意見。


比較好笑的是,在 Madalena 對我的特別關愛(???)之下,在我發表時,她便走上前「熱心的」仔細看了衣服細節。

「版型沒有問題、至於縫紉....」

於是,他發現了我有些地方沒有完整收邊。

「Come on Parsons! You can finish that!」 我尷尬的笑了,沒想到自己的懶惰還是被發現了。


發表完以後,開始聽其他學生們的反饋,也會一個個到教室外面的樓梯間,拍經典的「CSM背景清水模照」(?)


可以聽出 CSM 教師尤其是 Stephanie 的嚴苛以及高標準,整個下午幾乎沒有看到他笑過。

甚至,當看到同學們都感到驚艷的成品時,他總會有覺得能更好的地方。同時,也可以感受到white show 和以往的projects 在不同級別的重要性。


果然,如之前同系同學所說的,white show 是可以決定許多學生未來去向的一場秀。由於受到許多業界人士關注,去年表現最傑出的幾個學生,除了被不少時尚媒體轉發及訪問以外,也使他們 Year 1 暑假的實習有機會進入知名的品牌。


 

British Fashion Awards



在white show 製作期間,一天,所有製作white show (BA Fashion Year 1)的學生,被招喚去了大演講廳。收到了令人驚喜的消息:

「有史以來第一次,white show 除了在校內以外,也會和 British Fashion Awards 合作。」

當天入圍者包括 Daniel Lee, Kim Jones, Sarah Burton, Regina Pyo等。而許多明星藝人、模特兒及業界人士都受邀出席,例如 Rihana, Naomi Campbell, Kaia Gerber, Julia Roberts, Cate Blanchett 及Anna Wintour。



這對我們來說簡直是夢想成真。能在如此盛大的年度典禮,自己的作品和開場嘉賓一起作為開場表演的一部分出現在頒獎典禮,實在是無比的榮幸。

反饋結束後隔一週的早上,在學校集合後所有學生們便被送到了 Royal Albert Hall。接下來便是和所有時裝秀一樣的熨燙衣服、彩排、妝髮、更衣等步驟。



而在活動開始時,在後台的所有學生們便被帶到一個有現場轉播的房間裡。透過電視機可以看到,在活動開場前,所有100多個模特而形成了一個大圓,讓所有出席的嘉賓能在中間邊吃飯社交時,邊欣賞作品。


接下來典禮開始的開場表演,十分鐘,短短十分鐘,是一百多名學生夢寐以求的機會。每當看到自己的作品在電視機上轉播時,後台便是一片尖叫及討論聲,學生便會大喊著:

那是我的作品!
Rihana 在看我的作品!
我的作品上電視了!

發言或許熱血,但現在回想起來,能感受到剛開始踏入時尚產業的那股單純及可愛,是滿可貴的一件事,也希望幾年後的所有學生,都還能抱著同樣的單純及熱忱。


notes:

開場表演結束後,幫模特兒卸下衣服及妝髮的同時,頒發了年度設計師,得獎人為Daniel Lee。而與此同時,也聽到了 BA Fashion 的科系主任(?),引以為傲的大喊了一聲:

「Daniel Lee 曾是我的學生!」

不愧是世界第一的學校,每個老師髓口都能提出自己教出來的大設計師....


 

The White Show



在 British Fashion Awards 合作完美落幕後,便是年度在 CSM 校園舉行的秀。許多UAL其他分校,甚至是其他英國的藝術學校的學生,也都會前來觀看這場秀。而秀場就是CSM的校園。模特兒從二樓所有服裝設計學生工作室開始走一圈,走上樓梯上三樓,繞完一圈後,再往下到一樓。

由於這場秀是和 BA Fashion Communication 科系合作的,所有秀場宣傳、製作、及管理都得按照他們科系所下達的指示。雖然很多時候並不是很同意他們的決定,但某種程度上,White Show 便讓設計學生們有個純粹欣賞自己及同學們作品的機會。



這場秀看似輕鬆,但對於許多模特兒來說,是一場惡夢。在 CSM 學生天馬行空的創意下,有許多衣服在走動的時候,是非常不方便的。有許多面積較龐大的衣服、或是特別難行動阻礙之下,經常可以看到模特兒活動的非常吃力。


其實在觀賞White Show時,除了興奮,也有非常多的不捨。畢竟那是在CSM的最後一天,也是最後一次和這些CSM的同學見面。


White Show 的結束也完結了我在倫敦的一學期。

Comments


arrowhome.png
bottom of page